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紫罗兰的博客

田园小花,罗兰小语原创园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梦回沅水【原创散文】  

2013-02-01 17:00:03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梦回沅水【原创散文】 - 紫罗兰 - 紫罗兰的博客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梦回沅水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:紫罗兰

    家乡的河流叫沅水,湘资沅澧四大水系其中的一大水系,河面开阔,水流湍急,水质优良,鱼类丰富。 小时候一到夏天,伙伴们成群结队到清凉的河里去游泳。水性好的孩子能游到河对岸再游回来。我胆小,不敢去深水。大人们骗我水里有水鬼,为了投胎转世会抓人做替死鬼;还有一种很厉害的水猴子会扯住人腿沉到河底吃掉,所以不管我有多么渴望,也不敢贸然去河中深处玩耍嬉闹。站在浅滩中的我依然能够找到乐趣,提个小桶去捡螺狮,不一会儿,小桶就装满了。运气好的话,翻开石头,下面有一条活蹦乱跳的黄花鱼。捉它可要小心它背后的利刺,弄不好就会伤到自己。清澈的水花击打着小腿,很舒服。成群的鱼儿围着你游来游去,就是抓不着,呵呵,调皮的像一群孩子。

   河面上不时有船经过,机动船发出突突声,冒着黑烟很快开过去。也有老翁划着小船悠闲而缓慢的飘荡在河面上。喂养的鸬鹚听话的站成一排,闭目养神,只要一挥浆,就会像离弦的箭一样钻进水里,出来的时候嘴里却叼着一条鱼儿。老翁上前把鱼取下,再从桶里拿出一条小鱼喂它。细看原来鱼鹰的脖子上系着一条细绳,是防止它吞吃大鱼。老翁以捕鱼为生,日子过的清贫悠闲,一日三餐无忧。

  岸边停靠着几艘油船,船上有几个大油罐,专给过往的船加油用的。也不知停了多少年,打记事的时候起就有了。船家吃饭,睡觉都在船上。为了方便进出,在船弦上搭起了几块跳板。走在上面颤颤悠悠,要格外当心,不然会掉进水里去。我们附近的人们淘米洗菜,洗衣挑水,都是蹲在跳板上。曾经很羡慕船家晚上睡觉的时候可以随着船的晃动摇来摇去,好惬意,如同睡在摇篮里面。

  河面上有一条石头砌成的大坝直直的延伸到河中间,远看像一条银色的带子,把河水分成两半。一边的河水清可见底,另一边的河水浑浊的估不到深浅。挖沙船把河床挖出了大大小小,深浅不一的坑洞,游泳的时候稍有不慎就会变成水鬼。我和伙伴们经常到大坝上玩耍,从家中偷来鸡蛋、白米、馒头、小菜,垒起石头灶做饭。饭做得半生不熟,但我们依然吃得倍儿香。到了出蟹的季节,翻开石块,下面会趴着许多螃蟹,胆大的人抓住它们放进饭盒里带回家养起来。水里捡来奇形怪状的石字放在玻璃缸里用水浸着,煞是好看呢。有一种兰草一节一节的,不用泥土,用石头围着放在缸里养着,四季常青。前几年去桂林游玩,看到人们争相购买一种鸡蛋大小的彩色石头,价钱不便宜呢,几块钱一个,这就是商业社会赚钱的法则。听说一种雨花石也很出名,其实现在石头也有仿冒品,用玻璃做成的伪冒商品也能糊弄人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 河边的泥沙就是我们小时候唯一的玩具。泥巴的可塑性很强,只要你有想象力,可以做成上百种形状。飞机、坦克、大炮、卡车、轮船、房子、人物、动物,应有尽有。只是一团泥,任你揉搓,可以兴趣盎然的玩上一整天。只是在玩的过程中,身上难免会沾上泥沙,满脸是泥,活像个泥猴。 父母打骂过后,依然玩的不亦乐乎。 

    父亲在铁板船上工作过,很大很大的铁板船。又结实又牢固,船上能载人,也能停放汽车。那时候没有桥,要过河就靠这艘船。涨水的时候,父亲用小桶装上捞回来的鱼虾河蟹,回家给我们做上一桌丰盛的“海鲜”大餐。那时候很崇拜父亲能在那庞然大物上工作。不知道何时,铁板船停开,添了小渡轮,码头又开始热闹起来。我和姐个子小,用一只大木桶盛上甘甜的井水抬到码头上卖,一分钱一碗,一桶水也能赚个一两块钱。

  我们把挣来的钱藏在草席下面,凑够十元钱,我们就坐上小渡轮去 河对面的集市上瞎逛。船票是一支支竹签做成的,大拇指宽, 票价五角,到了对岸上船时工作人员要收回,能重复使用。船舱里堆满了人和货物,人们不顾拥挤,亲切的交谈着,家长里短,议论不休。爽朗的笑声,孩子的哭闹声,鸡鸭的啼叫声,响彻在河的上空。船上有长凳,一般我不坐,偷偷溜到机舱看工作人员如何驾驶操控轮船,工作人员一发现就会撵我出去。这时候我回到船尾,趴在船舷上看船开动时溅起的巨大水花。水花溅得很高,用手能触摸到,很清凉。由于是汽船,速度很快,两岸的房屋飞速的倒退着,木船也被远远的抛在了后面。不到半个小时,船就靠岸了。船舱里再次骚动起来,人们争先恐后,互相推搡着,急着上岸。抱孩子的妇女,挑箩筐的老汉,背背篓的大婶,都被挤在了后面。码头上更热闹,上船的人和下船的人挤成一团,互不相让。岸上的交易热火朝天,人们大声的讨价还价,争分夺利,个个都脸红脖子粗,直到有一方让步为止。五花八门的货物让人眼花缭乱,挑了自己喜欢的东西,逛完集市,我们回家依然坐船回去。

 到了八十年代初,河上建起了一座雄伟的水泥大桥,叫沅水大桥,自豪的介绍,我母亲也参与了桥的建设。轮渡取消 ,铁板船不见了,桥上是飞驰的汽车。少了坐轮船的乐趣,多了对新生事物的好奇。步行过桥的时候,追着汽车跑,兴奋不已。对孩子来说,没有找不到的乐趣。桥下的岸边长满了野花野草,还有菜地,地里种的萝卜 、红薯,经常被我们偷来吃。带皮的萝卜放到河水里洗一洗,剥开皮啃一口,喀嚓带响,嘿!又脆又甜。红薯要么生吃,要么焖在草灰里烤熟,闻见香味,你准要流口水。口袋里装上几把瓜子花生,爬到桥洞里面坐下来,边吃边闹,尽情的跳啊,叫啊,没人管你们。折腾累了,躺下来,吹着凉凉的河风,好清凉,空气里随风飘来一阵浓郁的槐树花香,很好闻,听着汽笛声,一会儿就能呼呼大睡。

 童年生活中那条一直陪伴着我长大的沅水河哟,在我远离故乡的地方仍然多次在午夜梦回中相见。我亲爱的母亲河,我一生一世永不能相忘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9)| 评论(48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