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紫罗兰的博客

田园小花,罗兰小语原创园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原创散文【野丫头】  

2013-02-25 17:48:38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原创散文【野丫头】 - 紫罗兰 - 紫罗兰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野丫头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文:紫罗兰

  打小我就是一个野丫头,爬树,打仗,玩泥巴,像男孩子似的,一天到晚不着家。每天非得到了吃晚饭的时候老妈扯着喉咙喊我,我才回家扒拉几口饭,吃了饭,晚上必定又出去疯了。

 那个时候可真是快乐的童年时光啊,每天就只知道吃饭、睡觉、玩耍。虽说不像现在的孩子有那么好的条件,没现在吃的好,穿的好,也没有款式新颖的手机和液晶电脑,但是我们玩的很开心,快乐的很单纯,无忧无虑。

我在家排行老三,上面有两个姐姐,老爸老妈都最疼爱我这个老幺。小时侯爸妈出去工作了,就是几个姐姐带着我玩。我像个小跟屁虫似的成天跟在姐姐后面跑,二姐和我年纪差不了几岁,所以我总是喜欢跟在她屁股后面跑。

我喜欢在二姐背后瞎捣乱,有时二姐气急了就会告诉老爸。后果就是我的头上挨了一记敲头,摸着鼓起的小包,我心里并不服气,等着瞧吧,哼哼!一有机会,我就到老妈面前告状耍无赖,有时候老妈被我可怜兮兮的模样骗倒了,就会拿棍子抽二姐,我站在旁边幸灾乐祸的看着,心中自鸣得意。二姐有个毛病,就是一哭鼻子,就会流鼻血,我看到血流不止的她,顿时吓坏了,赶紧去献殷勤,倔强的二姐会一把推开我。

虽说姐俩总是会闹矛盾,但是我们之间依然姐妹情深,大部分时间她还是让着我的。比如我们放学后去扯猪草,她总是背大背篓,我呢装模作样背个小背篓跟在后面,扯一会猪草,玩一会,有时候看到蝴蝶飞来就跟着跑远了。她的背篓装满了,又会帮我装满。我小时候挺喜欢打破沙锅问到底,很多问题,挺烦人的。

 二姐在扯猪草的间隙还是会满足我的求知欲,她会告诉我这些猪草的名字和类别,哪些是猪爱吃的,哪些是鸡鸭爱吃的。有时我不知深浅摘了有毒的野果子刚想往嘴里送的时候,她会一巴掌打掉在我看起来鲜美多汁的果子,我会气急败坏,她呢会耐心的跟我解释这些美丽的果子是有毒的。

我比较贪玩,学习起来不用心,总是显得很笨拙。不会做的作业都是二姐教我做,空闲时候她也会给我讲故事。那时候我们姐俩住一间房,睡一张床。我睡觉的姿势可不太雅观,手啊脚啊总是不由自主的往上她身上搭,我摸着她柔软的身躯,总是觉得有股妈妈的味道,嘿嘿,虽然她总是凶我,疼我的时候还是比较多。

 我们住在小河边,那时候没有桥,只有小汽轮搭载行人过河。到了夏天,我和二姐一高一低,一前一后,抬着一人高的木桶,去井里打来清凉甘甜的井水卖给行人喝。一分钱一碗,一桶水也能买个一两元钱,我们很知足,把这钱藏在草席下边,逛街的时候买自己喜欢的东西。那时我们很懂事,很少问父母要零花钱。就算问了,也不可能得到。家里吃饭都紧巴巴的,哪里来的闲钱零花呢?

有时候我们会跟着别人去罐头厂捡水果,那里经常有成堆的水果被一车一车的倒掉。人们买不起水果,去哪里捡来一些坏的不多的果子,拿到河边清洗干净,用刀削掉坏的,照样能吃。那时候每家每户都这么做,也没人觉得不光彩,因为我们又没偷没抢,只不过过惯了苦日子知道节约而已  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有一次跟着父亲去逛街,他挑着箩筐在前面走,我就跟在后面慢慢悠悠的晃荡,眼睛盯着那些好吃的好玩的,馋死了。我看到一个小贩在兜揽人们买香蕉,一边用毛巾赶着苍蝇一边吆喝:“快来买咧,又香又甜的香蕉,好吃的不得了啦!”我从来也没尝过香蕉是什么滋味,听着他不断的吆喝,到底是什么好吃的滋味呢?小孩子的天性,我不肯走了,耍起了无赖,非要老爸帮我买来尝尝。哭啊,闹啊,老爸被我缠不过,最后没办法买了一个塞给我,我拿到手里迫不及待的剥开一咬,哎呀,怎么是坏的?太气人了,斗争了半天的结果竟然是这个样子。

 父母一般不纵容我们,从小教育我们要勤俭节约,要零花钱就得自己想办法挣。那时候怎么挣钱呢?我们夏天去卖冰棍儿,白水冰棍,五分钱一根。去冰棒厂批发来三分钱一根,每根能挣两分钱。这钱可不好挣,大热天的,外边只听见知了在树上叫,人们都在家里乘凉。我们背着泡沫箱子,挺沉的,不顾酷暑,沿街叫卖。还不能怕羞,你不叫人家在家里怎么能听见呢?大清早出门,要把一两百根冰棒卖完,回家必定是傍晚了。如果有没卖完的,快要融化掉了,舍不得浪费,才会自个儿吃掉。钱挣得辛苦,但是很快乐,就跟旧社会卖报的小报童一样简单快乐。

 我打小就很有经商头脑,爱动脑筋。那时候有人专门上门来收鸭毛,湿的五毛钱一个。我每次都把鸭毛晒得蓬蓬的,然后分成两份,这样就能卖一块钱了,母亲夸我会动脑经,我也常常为自己的小聪明开心不已。小时候也爱吃零食,但是不舍得花钱。路过学校的小卖部有蜜饼卖,一个包装里面有两半,我每次都花一毛钱买一半吃,留着一毛钱明天再买,这样每天都能吃着香甜的饼子了。就是这份小小的快乐也能满足我的童年需求。

  父母是勤俭无私的,他们通过勤劳攒钱买了一台十四寸的黑白电视机。当时全院就我们家有电视机,夏天的晚上,父亲会把小方桌搬出来,摆上电视机,整个院子里的人都来看电视,那个热闹劲不亚于过年。一直要到电视说晚安,大伙才意犹未尽的回家睡觉。

碰上停电,就是我们孩子的天下了。我们四处捉迷藏,躲猫猫。要不就把门板和竹凉床搬出来睡在院里,大伙说鬼故事,嬉笑打闹,冲着河对面的发电厂骂娘,自由自在,那份快活,真的是无法言说。平时积攒的冰棒棍子,吃掉的糖果留下那层美丽的糖纸,火材盒上面的贴画都是我们的玩具。邻居那对七八十岁的老人家也是我们的玩伴,经常和我们玩冰棒棍。对着太阳透过五颜六色的玻璃糖纸,我们眼里的世界变得五彩缤纷,犹如童话生活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8)| 评论(9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